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第六十六章 誰的人生
走出空地,安塔庫塔進入了了茂密的森林。

空氣中有著新泥和草垛的鮮味,樹枝上不斷地有雨水滴落,這是地球最美好的一幕。

安塔庫塔感受著肌肉的痛楚,沒有目的地前行。片刻,他走累了,便坐到一棵樹下,思索起自己可能所在的時間點。

然后他得出了一個結論————永夜之前。

真是振奮人心。

這種穿越時空之類的破事其實非常罕見,除了以這個為事業的穿越者一脈外,大部分的生物一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不穩定的時空結構,更遑論是被卷進去了。

而不屬于穿越者,卻因為女兒的關系而被迫成為業余穿越者的安塔庫塔,對此還是極有經驗的。

他休息了一小會,然后重新起身,爬到了旁邊的樹上。

普通人的身軀非常弱,而且天知道這家伙受了多重的傷,饒是修羅王也有些吃不消。

吊在樹冠上,安踏庫塔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努力往外看去。

可是目所能及之處只有無邊的森林,甚至連稍稍的起伏也沒有。

安塔庫塔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這是一個從未遭遇過的情況。

沒有人,那就無法從劇情模式里出來,那他豈不是要在這里被困到死?

他有些不甘心地甩甩頭,跳回地面,結果忘記了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倒抽一口冷氣————腳扭了。

簡直是這一屆的倒霉大賽冠軍得主啊。

在這里,其實可以看得出壽命悠久的修羅一族真的是非常淡定的生物,在連續經歷了女兒失蹤,超級導彈雨和穿越時空后,竟然還能保持超然的冷靜,還有迷糊。

但是腳扭了也不能就這么坐下不動。安塔庫塔沒有學過人類的急救課程,所以對于扭傷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當成了單純的不適。

不得不說,安塔庫塔征戰多年來對疼痛的忍耐力還是很驚人的。他連眉頭也不皺一下,就這么跛著腳走在水洼中。

滴答。

啪嗒。

這是水珠打在地面的聲音,安塔庫塔滿臉無奈,只是渴得要命,只好勉為其難地用手拘了口水喝下。

然后她就后悔了。

約莫十來分鐘后,他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

二十分鐘后,他已經臉色慘白,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

安塔庫塔手扶著一邊的樹干,死命嘔了起來。可是出了酸水外什么都沒有,看來身體的原主人已經餓了一段時間。

安塔庫塔擦擦嘴,狼狽地直起腰。失去高級位面權限后,他第一次對人類世界產生了迷茫,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現在沒有人能告訴他了。

突然有點想念草泥馬。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雖然有些懷疑對方的人族本土居民身份,但他對地球的認識還是實打實的,至少能告訴他直接喝下雨水是個致命的錯誤。

安塔庫塔腳步變得有些虛弱,難道真的要栽在這里?

太慘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抬起扭成詭異角度的右腿往前走,不知不覺,許多事浮上了心頭。

那是非常古老的記憶,至少從人類的壽命來說是這樣的。

這也算是時空穿梭的其中一個副作用,靈魂的記憶會和時間段產生共鳴,這就是為什么記憶會越來越模糊,那是因為“現在”和“過去某個時間點”的距離越來越遠,共鳴也越來越弱。

但是隨著來到了接近的時間點,許多模糊的記憶像是塵封的相冊一般翻開了。

大批的記憶涌入安踏庫塔的腦海,他感覺事線越來越迷糊,那是靈魂不堪重負的表現。

片刻,他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意識茫然。雨水打在修羅王的衣衫,噠噠噠,像是對強者無聲的嘲笑。

......

“殺了她。”

那個有著巍峨背影的男子道。

幾個瘦小的身影聚集在一起,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把匕首。

身影的前面,有一排凳子。凳子上似乎綁了幾個人,看的不太真切。

男人下達完命令后便隱入了角落的黑暗中,留下超然的寂靜。

終于,有人動了。

一絲光芒從窗縫外射入,微微照亮了房間的一角。

那是八個衣衫襤褸的孩子,手上握著粗糙的骨刀,而坐在凳子上的,則是八個穿著漂亮衣服的小女孩。

男孩們的眼神仿佛帶著一股可怕的力量,像是野獸看到了擊傷他們的獵人。

有著恐懼,憤怒,憎恨。

穿著華美衣服的小女孩們嗚嗚地叫了起來,眼角滿是淚花,精心梳理的發型亂的一塌糊涂。

“殺了她。”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站在最左邊的男孩子舉起了手中的刀,率先走到第一張椅子前。女孩嚇得眼淚噴涌而出,瘋狂地搖著頭,她本能地感到了恐懼。

但很快這種感覺就消失了。她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最后緩緩停下。

藍色的蕾絲公主裙上有猩紅的顏色蔓開,像是山上盛開的花朵,扎根于血水中。

男孩松開手,眼前的小女孩已經沒了生息。她的頭無力地歪到一旁,雙眼直勾勾看向天花板,帶著疑惑和不甘。

很難想象得出,那個把匕首親自送進同齡人胸口的,會是一個十歲歲的小孩。

有了第一個先例,剩下的人都開始移動了。

他們的手法都十分純熟,看似練了無數個日夜,就是為了現在的一刀。

安踏庫塔靜靜看著這一切發生,仿佛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為了生存,對哥哥拔出了戰刀。

修羅。

想要成為王,又豈是那么簡單。

此時房間里已經變成了屠宰場。掙扎的悉悉索索聲越來越小,那一排瘦小的身影雙手空空地站在一起,冷漠地看向眼前的地獄。

最后一個小男孩要動手了。

他就像其他七個同伴一樣。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匕首,帶者一股沉重的儀式感。

“妹妹。”

一個微小的呢喃。

“對不起。”

然后他揮刀向下,準確的割開了小女孩的頸脖。

霎那間,鮮血染紅了雪白的肌膚,梅花在雪地上盛開,不知道在為誰而慶祝。

小男孩把刀丟下,發出哐當一聲。

他的右手在微微顫抖,嘴角囁嚅著。如果有人能聽到他的心聲,那會是重復的懺悔。

對不起。

對不起。

這是多么殘酷的景象啊!那個魁梧的男人從黑暗中走出,咧嘴笑了。

“看到沒有?你們曾經對她們無比膜拜,她們就是天上的仙女!可是現在呢?在你們被人嗤笑的天賦下,顯得弱小又無助。”

“對你們的考驗已經結束了。你們成功克服了階級的恐懼,性別的憐憫,自我的懷疑。那么當你們成長為頂天立地的殺手時,階級必將因你們而顛覆。”男子滿意地看了凳子上的尸體兩眼,臉上帶著無情的瘋狂。

安踏庫塔覺得這句話似曾相識,這理論上來說是自己的夢境,但是,又怎會那么簡單?

很明顯,這是他第三次穿越了。

他冷眼看著發生的事情。

男孩們推開殘舊的書架,從地道里魚貫離開。男子拿出一桶油灑在地上,離去前點燃了導火索。

片刻,房子在轟鳴中變成了飛灰,一并隨著里面美麗漂亮的失誤,然后飄散在空中。

安塔庫塔猛地張大了眼睛,喘著粗氣。

這是誰的記憶?代表了什么?里面的是誰?

安塔庫塔茫然地看著天空。

“如果你醒了,那就眨眨眼。”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安塔庫塔差點跳了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對人類有著如此的好感。

有人的話,他就能找到離開的方法了。

空氣中的草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微微刺鼻的東西。

他嘗試動了動,疼的嘶了一聲。

“我勸你別動,你傷的非常嚴重,竟然還能活下來,不說絕對是一個奇跡。現在比賽已經結束了,我們在飛往佛羅里達的盤旋機上。放心,你死不了。”清脆的聲音道。

比賽?什么比賽?安塔庫塔疑惑地想到。

感受著身下微微的震動和耳際的嗡嗡聲,他大概推測了一下現在的時間。

盤旋機。

佛羅里達。

這種語法和表達方式,應該是在人類地面紀元1900年到2500年間,而看著平穩的飛行方式,還能把范圍再縮小100年。

他努力地轉了一下頭,和一雙神采奕奕的眼睛對上了。

黑色的瞳孔給人活力滿滿的感覺,清爽的馬尾辮靜靜地垂在后面,這是一個頗為漂亮的女子。

她穿著全套的銀灰色制服,雙腿上放著全罩式頭盔,修長的腿翹著,就連綁在上面的手槍都顯得賞心悅目。

“你是誰。”安塔庫塔艱難地吐出兩個字。

“我是賽琳娜,世界災難救援防衛組織的軍官。”賽琳娜微微一笑,“你真是好運氣,定位裝置沒有摔壞,不然我們都找不到你。”

“我......我是誰?”安塔庫塔緊張地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你失憶了嗎?”賽琳娜低頭打開一個屏幕,輸入了一些東西,然后重新看向安塔庫塔,“你是丞平,來自華夏區的深藍計劃執行官,參加了為期九天的最終執行人選拔賽,也就是在亞馬遜森林里生存滿三個月。”

丞平。

安塔庫塔默念著這個名字。

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那便是,這次不同以往,他可能,要很久才能回去了。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