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第三十三章 圍殺
沒有人知道這些扭動的尸體是何時放出來的。

這就是秦子遙說的逢兇化吉

這明明就是兇上加兇啊。

塔庫塔安沒有猶豫一秒鐘,她謹記著哥哥的話語配角死于智障,有危險先跑路。

她沒有傻傻地看著身體從滿地的不明液體中爬起身來,而是舉起了槍對著最近的尸體頭部扣下了扳機。

熟悉的硝煙味噴涌而出,伴隨著四處飛濺的碎肉,前方是提著槍的少女,后面是倒在地上呻吟的男子。

這構成了一幅令人窒息的畫作。

槍管不斷的移動著,八發子彈輕易收走了八個尸體的生命或許那些早已不足以被稱為生命,沒有靈魂的都不應被稱作生命。

這些原本靠墻站好的裹布尸,混雜著罐子里的液體,像是浸泡了千年的臭水溝,還是充滿了胖子的嘔吐物的那種。

但是塔庫塔安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她只是不斷地把子彈填進彈倉,開槍,調轉槍口,再開槍。

直到第一只裹布尸站起了身,塔庫塔安毫不猶豫地把秦子遙扛到肩膀上,撒腿就往身后那道沒被開啟的鐵門跑去。

她在賭,賭哥哥的插旗失敗。

畢竟秦子遙的插旗功夫是兩人有目共睹的。

裹布尸似乎因為是剛剛恢復行動能力,顯得還有些癡呆。塔庫塔安瞥了身后一眼,隨手推開礙事的控制臺,斷掉的電線再次爆出了一陣火花。

來到鐵門前,塔庫塔安敏銳地發現,眼前的這道滑門似乎和見過的都有些不同。

眼前的門質量看起來要好太多了,一點生銹的痕跡都看不出來,除了上面那層厚厚的灰塵,一切都顯得極為完好,包括在旁邊墻上的那個卡槽。

這個東西在村里的保險庫也有,似乎是需要特定的卡片才能把門打開。塔庫塔安也沒考慮太多,現在再去找那些卡片已經來不及了,便只好一槍轟了上去。

流彈擦過少女的面龐,帶出了一縷血絲。塔庫塔安動作不停,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抽出匕首卡住門縫,用力地把門給撬了開來。

“呃呃呃呃呃”塔庫塔安低聲地發出怒吼,秦子遙已經沒了聲音,臉上正蔓延著古怪的青色條紋,看起來猙獰之極。

復合金屬打造的刀身在巨力之下逐漸變得彎曲,門縫也一點點地變大。塔庫塔安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水,待到門縫足夠一人通過時便拋下匕首,拖著秦子遙的手臂從門里擠了過去。

身后裹布尸的速度正逐漸加快,為首的兩只身體閃爍,最后在塔庫塔安著急的神色中直接消失不見。

她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門后是昏暗的走廊,可是頭頂的燈泡竟然還散發著微弱的白光

塔庫塔安都快哭了,這是誰開的啊太缺德了,她差點被嚇死了啊

是之前開槍的那伙人開的嗎她想不明白,總不可能這燈泡過了一百年還可以用嘛,其它地方都黑布隆冬的,就這里有光,根本就是寫著“我很奇怪”啊。

但她沒有細想,轉身快速地對著狹窄的走廊開了兩槍,幾蓬碎肉從空中炸了出來。塔庫塔安覺得自己的肌肉開始變得酸痛,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即使丟下了背包,秦子遙的重量再加上自己之前受的傷,讓她開始有點撐不住了。

秦子遙陷入了昏迷之中,氣息很微弱,右手卻還緊緊地抓著貼身的匕首。

這把匕首是他被撈出來時,從他身上找出的為數不多的物件。這似乎對肩膀上這個堅毅的男子有著非凡的意義,即使它做工也不是非常精良就是了。

“分離器分離器”塔庫塔安開了兩槍,彈殼掉到地上發出了兩聲脆響。走廊被設計得很長,這讓塔庫塔安很不爽,這設計師有毛病吧

但其實設計師也沒想到有一天這里會被用來逃跑

不遠處終于出現了一扇門,塔庫塔安咬緊牙關,死命提速,小腹結痂的地方再次滲出了血來。

沖到門前,上面掛了一塊歪歪斜斜的門牌,寫著分離室的字樣。門沒上鎖,塔庫塔安一把就推開了。門后是全然的黑暗,些許燈光從走廊上透了進去,空氣中似乎沒有之前那股刺鼻的臭味。

折了一根熒光棒,也顧不得省不省了,粗略掃了掃房內的環境,塔庫塔安關上門,搬來了看似最重的那個柜子頂在了門后,又把刀卡在門把上,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門后傳來了一陣悶響,門上突然浮現出了一張裹布尸的臉,下了塔庫塔安一大跳,差點一槍轟了過去。

那個場面極度的驚悚,就像是一張腐爛的人臉嵌在了門上一般,可是瞬間又消失了。

她這才想起來第一頭看到的裹布尸好像就是消失在水泥墻后的,它們看起來有著穿過實體的能力。

那么實際上這間房間也不安全了。

但在剛剛的觀察下,這種裹布尸應該有五只,但是三只被她優先用子彈解決了,那么現在只剩兩只了。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得來。

塔庫塔安把秦子遙放到墻角靠好,她已經沒有退路了。目光瞥到秦子遙背上的長刀,她想了想,槍是不能用的了,如果打壞了門,那么問題只會更加糟糕。

于是她拔出那把長刀,握緊刀柄,站在了秦子遙的身前。

以前是她一直守護著秦子遙,那么現在亦然。

她可是一名戰士,不是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臉上對著秦子遙撒嬌賣萌的神色已經全部消失了,她覺得很憤怒,那是一種看著心愛之人逐漸死去卻無能為力的悲哀。

現在她的臉上只剩下了執著和冷靜。

就像無數次在深山之中狩獵時那樣。

她從來不是獵物,她才應該是那個危險的獵者。

現在依然是,她要用自己作為誘餌,去殺死那兩只強大的獵物。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鐵門。

門在哐哐作響,像是死神來臨時的喪鐘,每一下都代表著死亡的接近。

終于,哐哐聲停下了,門外進不來的裹布尸似乎放棄了。但隨即出現的,卻是裹尸布卡在門上的臉

裹尸布的臉扭曲著,不斷地往里擠。片刻,它的身子浮現,無聲地脫離了鐵門

終于進來了。

沒有遲疑,趁著第二只的臉才剛剛出現,塔庫塔安低吼一聲,長發飛揚,刀芒劃過,狠狠地砍在了裹布尸的脖子上

裹布尸閃爍了一下,塔庫塔安一刀揮空,刀刃砍向一旁的木桌。碎片四濺,在這道可怕的巨力之下桌子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一陣帶著腐臭味的腥風刮來,塔庫塔安沒來得及撿起長刀,只好架了一個鐵板橋,有驚無險地避開了襲來的手臂。

裹布尸的速度很快,三下便沖到了塔庫塔安身前,嘴巴大張著,喉嚨里發出了荷荷的怪笑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塔庫塔安發出了近乎奶聲奶氣的尖叫,可是手上的動作卻和叫聲完全不搭,一個直拳向眼前的爛臉揍去,裹布尸閃爍了一下,直拳落空,塔庫塔安趁機幾步繞到了裹布尸身后,又是一個左勾拳揮出。

這些深藏于肌肉之中的記憶喚醒了她靈魂中的暴虐,像是嗜血的豺狼,失去秦子遙的遮蓋后暴露在了世上最陰冷的角落中。

左勾拳的速度之快帶出了一道殘影,裹布尸沒來得及閃避,被一拳打得整只轉了幾個圈,摔在地上。

塔庫塔安撿回長刀,扭腰向身后砍去。一股怪力傳來,第二只裹尸布的身形浮現,塔庫塔安被撞的坐到了地上,小腹的傷口滿是殷紅的鮮血。

好疼。

哥。

她覺得好孤獨,這個世界上,她那空白的記憶中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快要死了。

“混蛋啊”她顧不得什么了,理智在少女的腦袋中繃斷,她想要殺人

她會用那些最骯臟的血液,去讓傷害秦子遙的生物付出代價

她握住刀柄,眼前是兩只閃爍著的裹尸布。

刀平舉,塔庫塔安身子一矮,從兩只怪物中間一個箭步穿過,向著裹布尸的后頸連續揮出了十刀

刀刃的破空聲連成一片,裹布尸連連閃動,卻還是爆出了一大攤的不明液體,向后瘋狂退去。

噗塔庫塔安的刀劃過裹尸布的胸口,帶起了一團紛擾的布條。少女站在全然的黑暗中,手電筒已經被裹尸布打壞了,發不出一點光芒,熒光棒也被踩成了碎片。

她就這么靜靜地站著,閉上了雙眼。

裹尸布在黑暗中停下,或許它們也想不明白,眼前的人類究竟在想什么。但是那股逐漸升騰的殺意,激起了所有生物心中的恐懼。

塔庫塔安閉著眼。

砰砰,砰砰。

這是她的心臟,在強而有力地跳動著。

砰,砰。

這是秦子遙的心跳,已經微弱到幾乎聽不見了。

沙,沙沙。

這是裹布尸。

三點,上三十二度。

塔庫塔安猛地張開眼簾,刀鋒砍向無邊的黑暗,一塊暗黃色的碎肉掉在了少女的腳邊。

哥。

挺住啊。



塔庫塔安把刀往身前一橫,清脆的鳴響傳來,腥風拂面,塔庫塔安沒來得抽刀向上,頭向左側一歪,一道猙獰的血痕從右臉上出現

猩紅的血滴在地上,少女沉默著,在黑暗中跳起了戰士華麗的舞蹈。刀影紛飛,這是一個人的殺戮。

這是一個人的守護。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