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第三十二章 絕境
位面。

秦子遙默念著這個名詞,可是毫無頭緒。

自己以前應該有讀過書吧,他想道,肯定是因為失憶了才什么都不知道的。

他把所有東西收好,打算找上塔庫塔安一起離開,今天冒的險已經夠多了。

還是趕緊出發去88號壁壘要緊。

這時,他似乎隱隱約約聽到了一陣轟鳴聲,很微弱,聽的不夠真切,像是槍聲一般。

他撐著墻站起,覺得有些頭暈,可能是專注地看文件看太久了吧。

至于那只裹布尸的目的,其實他也只是猜測罷了,畢竟他連那些奇怪的生物究竟有沒有思想都不知道。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像是裹布尸的數量也無法確認,若是像第一份記錄里寫的那樣,這個基地有超過百名士兵,那么裹布尸的數量就可能上升到一個恐怖的上限。

還有那些只言片語,像是水龍頭里流出的血水,是不是暗示了水管里可能有別的東西

他覺得有些頭疼。

手電筒的光芒掃過塔庫塔安的方才走開的方向,她此時正在一個不遠處的罐子旁邊蹲著,片刻,罐子旁猛地爆出一片火花,然后隨即回復平靜。

“哥,這底下竟然還有電”塔庫塔安向秦子遙招了招手,順便把旁邊看起來至少幾百斤重的罐子輕松搬開,看的秦子遙一陣咋舌,他妹妹和他不遑多讓啊。

不對,可是之前她被那個爛泥似的家伙捉住時就沒法掙脫,看來這些裹布尸的實力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強的多,也不怪沒有人能從這里走出去了。

秦子遙思索著,蹲下身看向塔庫塔安指著的東西,光線照出了一層灰蒙蒙的塵土,可是中間部分很是干凈,幾條斷開的電線露著銅絲,還留著電流燒過的余溫。

這是一個半米多高的灰色金屬底座,和其他放了罐子的沒有分別,可是上面的罐子已經不翼而飛了,地面上也沒有殘留強化玻璃的碎片。

又是一個值得留個心眼的地方。

“這里,”塔庫塔安指著電線旁一扇小小的,不斷搖動著的鐵門,“原本是關著這些電線的閘門,然后我就拽了拽它,想看看里面有什么,結果那些電線就爆出了一陣火花,嚇了我一跳呢。”

秦子遙無語地看向妹妹,這個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興奮啊可是這個求安慰的語氣又是什么鬼

“嗯嗯,不怕不怕。”秦子遙敷衍地摸了摸塔庫塔安柔順的的黑發,一邊用手碰了碰電線,隨即感到了一陣輕微的麻痹感。

“這么久了,怎么還會通電呢”秦子遙想了想,最終決定不再多想,恐怖電影里的配角一般都是多事才會死的,不作不死嘛,管他那么多干嘛,找到資料離開就是了。

想到這里,他站起身,嚴肅地對一旁的塔庫塔安說到“我們還是離開吧,我總覺得再呆下去會出現一些非現場不妙的事情。”

“呸呸呸”塔庫塔安吐了吐舌頭,“別說這么不吉利的話”

秦子遙笑笑沒說話,撿起地上的戰刀,目光掃過眼前的黑暗,在那里還有一道沒有開啟的鐵門,這讓他有些猶豫,要不要進去呢

對了,還沒來得及把這些罐子里泡著的,和棺材里躺著的尸體毀去。

于情于理,或者是出于扼殺危險于搖籃中的心態,他都應該去把尸體處理掉。

他一拍腦門,完了,剛剛金屬柜里的那個,懷疑是自毀程序的裝置他還沒有來得及研究,不知道控制臺里的會不會是同一個,自毀起來又是個怎樣的景象

不對,這里有沒有自毀程序都是一個問題。

算了,還是暴力解決問題吧,這是他最擅長的。

“塔塔,用槍試試看能不能轟爛這些東西。”秦子遙拍了拍塔庫塔安的肩膀。

“好的。”塔塔有些高興,這種破壞行徑是她為數不多的娛樂了。

兩人走到最近的罐子前,秦子遙拍了拍玻璃,看起來似乎不是很結實。

塔庫塔安舉起槍,對準了扣下扳機,隨即爆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火光和火藥的煙塵中罐子猛地震了一下,煙塵散盡,上面只留了一個淺淺的白印。

倒是旁邊的底座被流彈打出了幾個淺坑。

“好結實,散彈都打不穿。”秦子遙咋舌,退后兩步,一拳干了上去。

天下萬物,唯力可破。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隨即,強大的反作用力讓秦子遙悶哼了一聲,右手臂和指骨像是要裂成數塊般,卷起的拳風攪得塔庫塔安黑發飛揚。

這一擊下去,已經用了秦子遙七成的力氣,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這已然是他能發揮出的最強實力了。

這一拳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散彈槍轟出的白印上,天知道這玻璃是什么做的,罐子的底座被巨力撞的歪向一旁,然后緩緩倒在了地上。可是罐子就像插在水泥地上的蘿卜一般巍然不動。

“算了吧。”秦子遙把酸痛的手甩了甩,決定放棄,這罐子真的是太硬了。

“走。”他背起背包,打開手電筒,重新走回來時的門旁。經過棺材的時候心里總感覺不太舒服,就像是看著自己將會去的地方一樣,同時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悲哀。

他搖搖頭,自己肯定是想太多了。看這里的痕跡,至少有一百年沒人動過了,自己是肯定沒來過的。

推開鐵門,銹跡斑斑的絞索發出牙酸的吱吱聲,廊道里的黑暗就像是通往那些封塵已久的記憶,一切皆是未知。

“或許我和塔塔留在常老伯家里才是最好的選擇,就這么度過余生,不用去面對危險,也不用去思索那不屬于自己的過往。可是人生似乎從來不是這樣的,逃避只會讓你在黑暗中迷失方向罷了。”秦子遙拉著塔庫塔安的手,眼前的光柱如此刺眼,仿佛是那孤獨的希望,兩個孜然一身的旅人走在遠離故鄉的地方,頭頂是厚重的天幕。

這是屬于兩個人的悲哀。

走到廊道盡頭,不遠處突然再次傳來了疑似槍聲的轟鳴。

秦子遙立即拽住塔庫塔安,向后緩緩退去。現在他確定了,這個遺跡中還有別的人在

他們是誰秦子遙冷靜地分析了起來,剛從河谷那邊的門進入遺跡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遺跡不是封閉的,其他地方必然還有入口,河谷的只是其中一個。

至于最大的疑問,則是為何河谷的那扇門從未被人開啟過,在他看來那道嵌在石壁之中的門是十分顯眼的,沒理由見不到。

現在他更加疑惑了。

這是一個謎一樣的地方。

在確定來者是敵是友之前,秦子遙決定不要輕舉妄動。命只有一條,浪沒了就真的沒了。

“把霰彈槍上好,一會不論出現了什么,你一槍,我一刀,什么都可以解決的。”秦子遙低聲對塔塔說到。

退回黑暗中,秦子遙關上了手電筒,開始思索接下來要怎么辦。

廊道后方被封死了,前方是槍聲來源,那么唯一可以走的路就只剩棺材室里的那道鐵門了。

兜了一大圈,沒想到最后還是要成為恐怖電影的配角。

呸呸呸,秦子遙吐了口口水,什么配角,他可是主角

摸索著回到門旁,秦子遙拉著塔塔閃身進去,小心翼翼地把門重新關上,這才放心地擰開手電筒。

“哥,看下地圖,門后是什么”塔塔拽了拽秦子遙的手臂,不知道為什么,她總感覺自己的哥哥傻傻的,經常會想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哦對了,對了,地圖。”秦子遙一拍腦門,揉揉有些暈乎的腦袋,自己這是怎么了總感覺反應慢了好幾拍。

翻出鉛筆地圖,秦子遙仔細地找了找,最終手指停在了寫著“分離器”的房間上。

“在檔案室旁邊。”塔塔嘟噥道,“檔案室,看起來是個安全區呢。”

“同感,那么這個分離器,應該也不會太危險,哈哈。”秦子遙欣喜地說道。

“哥,你又在插旗了。”塔庫塔安不滿道,一邊擔心著,哥哥的狀態越來越跳了,不會是發燒燒壞腦了吧

“不要緊,村頭的老王幫我算過,我是逢兇化吉之象,不會有事的”秦子遙拍拍胸膛,一股豪邁之情油然而生,不行,他想要立馬知道門后有什么

想必,他大步流星地走向黑暗中的鐵門,一邊哼起了歌,小呀小太郎,背著支步槍上學堂

“哥冷靜點啊”塔塔感覺不妥,立馬拉住秦子遙,結果秦子遙被拉得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哥”塔庫塔安有些慌了,秦子遙是真的不正常了

這是什么時候開始的

倒在地上的秦子遙掙扎的想要爬起身,看向鐵門的方向,雙眼露出了渴望之色。塔庫塔安看的心中駭然,眼前的哥哥雙目赤紅,神色中滿是瘋狂

“哥”她用力地搖了搖秦子遙,可是秦子遙只是怔怔地看著鐵門,卻是沒能爬起來。

此時,身后傳來了幾聲輕笑,塔庫塔安汗毛都炸了起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在全身蔓延著,槍口調轉,映入眼前的是足以讓所以成年人留下心理陰影的畫面。

身后,所有罐子和棺材不知何時已經全數被打開了,地上是刺鼻的馬爾福林味,和一只只扭動掙扎的,腐尸。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