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番外 第二十九章 酋長
夜晚很快到了。

秦子遙發現,夜牢里的囚犯都繃緊了神經,安靜地打磨起了自己的武器。

這就是夜牢有別于世界上任何一所監獄的地方。

與其說是囚禁,不如說是圈養。

只要不搞出人命,兩種搞出人命都不行,守衛者就不會理會里面發生了什么。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夜牢,世上最危險的監獄,可不止是因為里面關押了最危險的人物,更多的,是因為它的作用。

它坐落于永夜之地的中間,那里受到的隕石撞擊最為強烈,故此異界氣息滲透的特別嚴重。

每隔兩天,李無名所在的高樓便會沉進地底。

此時,當附近的畸變種感受不到那令人心顫的氣息后,便會向夜牢聚攏。

夜牢的其中一面圍墻將會降下,然后所有的囚犯都將領回自己的武器,直面荒原。

有人曾想過利用這個機會出逃,但無一例外地失敗了。有些死在了畸變種的踐踏下,有些在第二天被發現鼻青臉腫地躺在地上,不消說,肯定是守望者出手了。

所以秦子遙發現,所有人都變得嚴肅起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這個世界最真實的寫照。諷刺的是,卻是一批囚犯最先領悟到了。

李無名在走之前解開了所有人的束神鎖。

但沒有人歡呼,所有人都只是死死地盯著墻外。

片刻之后,兩棟大樓率先下沉。伴隨著轟鳴和震動,高樓消失在了地底。

接著的是墻壁。那道厚重高大的灰色墻體逐漸消失在了囚犯的視線當中。當它完全下沉后,砂土倒灌,只有孤零零棟在荒原上的三面高墻才能證明夜牢曾經存在過。

死寂。

就在這時,橫變突生

不遠處的一個女子忽地化作了巨大的妖蝶,猛地一扇翅膀,直沖向天際

“幻蝶她瘋了嗎”一個囚犯驚恐地說道。

“又來一個。”旁邊年老的囚犯搖頭嘆息。

秦子遙看向老大,發現對方波瀾不驚,抱著手站在圍墻上眺望遠方。

夜近了,荒原上開始飄起詭異的笑聲,那是鬼人狩獵前的集結號。

但鬼人卻遲遲沒有現身,那是因為鬼人一族雖然極度精通襲殺一道,卻知道夜牢中的眾囚犯可不是他們能惹的。

夜牢囚犯,哪個被捕前不是一方兇名,能止小兒夜啼的存在小小鬼人,若是敢膽進攻夜牢,必死無疑。

但之所以鬼人會在這場獵殺的盛宴中出現,那是因為他們混在畸變種的大軍中還是能給囚犯們造成不少麻煩的。

遠方響起了數聲咆哮,伴隨著沙地上輕輕的響動,越來越近。

一名站的比較外圍的囚犯瞳孔一縮,猛地把鋼刀橫在身前,怒喝一聲,空氣中鏘的一聲暴起了一陣火花,硬生生地把兩米多高的囚犯擊的倒飛出去

鬼人一族竟然率先動手了

出手的是一只鬼人統領,見自己一擊不中,想要循走,卻直接在火光中炸成了碎片

老大身后的卡塞冷冷地注視著前方,肩膀上扛著一個造型猙獰的火箭筒,炮口還在徐徐地冒煙。

熱武器,仍然是世界的主宰。

即使卡塞覺醒了能力,以前曾經是傭兵的他還是沒有拋棄自己的伙伴。

牢里又響起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槍響,那竟然是重機槍的轟鳴李無名連這種武器都給了囚犯

許多鬼人在掃射下現了形,隨即被前排的囚犯隨手殺死,剩下的立馬向外逃去。

“奇怪。”有人已經發現了不對勁,鬼人率先動手可是聞所未聞的,一般先沖進來的不應該是皮糟肉厚的地龍或者巖象嗎

而且統領級的鬼人竟然出動了,在明知極大幾率必死無疑的情況下。

連老大也皺了皺眉頭,手一伸,抓住了一把憑空凝聚的金色長槍。

異界,穹狩一族

鬼人進攻了一波后,戰場突然安靜了起來。

兩百多號囚犯有的站在墻上,有的浮在空中,有的站在地上,但都無一例外地緊繃著肌肉,畢竟今晚的情況著實讓人感到壓抑,未知才是恐懼的來源。

秦子遙動用了一小部分修羅的能力,淡淡的黑霧在他身上纏繞,手中卻不倫不類地握著把突擊步槍。

沒辦法,那才是陪伴了他了最久的武器。

“嘖嘖嘖,我感覺我被騙了啊。”一個聲音突然從秦子遙左側發出。

秦子遙汗毛瞬間炸起,槍口調轉,向空氣中打出了赤紅色的彈道

一個穿著華美禮服的男子身形浮現,優雅地彎腰行禮,直接無視了在他面前撞擊得扭曲變形的子彈。

老大在男子出現后一語不發,持槍一遞,身形快到空氣響起了炸裂聲

禮服男子身形瞬間模糊了一下,出現在了另一處,老大在男子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現,臉上竟然浮現出了陰晴不定的表情

這一切看似漫長,實則在一秒內完成,待到下方眾人抬頭,場面已然死寂。

秦子遙感到靈魂一陣刺痛,這熟悉的場景,那赤紅色的彈道。

墨小潔。

他敢肯定眼前的男子和鬼人脫不開關系。

在他心神失守的那一剎那,藥劑的副作用涌現。但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來的猛烈,秦子遙喉嚨發出低沉的咆哮,雙目猩紅,渾身黑霧翻騰,竟是直接失去了理智

他拋下槍械,黑霧幻化為鎖,向男子狠狠卷去

這一刻,不論是囚徒,總部里看著攝像頭的守望者,還是男子和老大,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因為就在那一霎那,秦子遙竟然爆發出了匹敵兩位頂尖戰力的力量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晦澀的氣息,仿若深淵,仿若地獄,又像是天地不容的悲傷。

“這是什么鬼我看走眼了”坐在電腦前的李無名罕見地嚴肅了起來,死死盯著屏幕,“趙邛究竟叫我放出了個什么怪物”

但他不知道的是,秦子遙的變異是連趙邛都沒有預料到的

李無名當即起身,因為無論是秦子遙現在的狀態,還是突然出現的鬼人酋長,都已經給了他充足的理由上去插手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