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第九章 襲擊
兩人緩緩地向后退去,秦子遙用刀身戳了戳墻面,有些疑惑地說道“這墻體是真的,不是幻象之類的障眼法。見鬼了,這是什么時候出現的難道這里的建筑是可以移動的”

塔庫塔安嘟噥道“總感覺這次玩大了,卷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里了呢。”

“不能慫,我們又不是打不過那塊臭裹尸布。”秦子遙安慰道,“可把這里封住又是在搞什么呢我就不信它沒有目的。”

“還有之前它消失的也太蹊蹺了,總不會是被哥你罵走的吧。”塔庫塔安警惕地瞄了瞄身后,“我覺得我們應該找條路出去,然后直接離開。”

“同意。”秦子遙附和道,一邊伸手敲了敲那道憑空出現的墻,結果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又是實心的,真有錢。”他嘟噥了兩聲,轉頭打量起了廊道兩側的房門。

“再試試,看看能不能找到路離開這里。我現在寧可出去和畸變種打一架也不愿意留在這個鬼地方了。”

說罷,秦子遙重新往回走,塔庫塔安也拉開了槍栓在他身后警備著。

來到第一扇門前,秦子遙踹了悶一腳,在他有些驚訝的眼神中,門發出難聽的刮擦聲,向著兩邊滑開了。

“等等,”秦子遙有點迷了,“我記得我明明是踹了它一腳的啊,怎么它倒朝兩邊滑開了”

但迷歸迷,他還是擺出了揮刀的架勢,隨時準備攻擊。

門里靜悄悄的,秦子遙僵了一會,低聲道“塔塔,幫我從背包外層拿一根熒光棒出來。”

這是他們在前往河谷的路上順手打劫了一支流寇時繳獲的,可只有三支,秦子遙只好省著點用,而且在那些扔了就拿不回來的地方他也絕對不會拿來用。

但如果是一個房間的話那倒是無所謂了。

塔庫塔安拉開背包拉鏈,翻出了一根黃色的熒光棒,用力地搖了搖,棒子逐漸發出了柔和的黃光。

秦子遙把它接過,往房間里拋了進去。

霎那間一張腐尸的臉在亮光中浮現,塔庫塔安在秦子遙背后被嚇得一哆嗦,差點一槍轟了過去。

“哥哥,這,這是你說的那具尸體嗎”塔庫塔安小聲道。

“嗯,上面應該有個通風口可以離開。”秦子遙貼著墻往里走,手中散彈槍的槍口指著天花板,塔庫塔安雖然害怕,但還是擔起了靜姐四周的工作。

熒光棒一路滾到了床邊,秦子遙道“塔塔,你去撿一下,我還要盯著上面。”

塔庫塔安應了一聲。片刻,地上響起了一陣重物拖行的摩擦聲,塔庫塔安有些興奮地一手在地上拖著一口綠色金屬箱子,一手舉著照明的熒光棒向秦子遙走來

“哥,這里面不知道裝了什么,有點沉。”塔庫塔安說道。

“我看看。”秦子遙蹲下身,發現箱子合的十分緊湊,粗看之下竟然沒有一絲的接縫,而是仿若渾然一體般。

他試著用刀柄敲了箱子幾下,結果發現物料異常的堅硬。

這里的一切都透露著詭異的氣息,連帶著箱子在秦子遙的眼里都不那么簡單。

他用手電筒打了個光,細細的觀察著金屬箱子的全貌,發現這東西本身并不是綠色的,之所以會有如此的色澤,是因為它的表邊覆蓋了一層霉菌似的東西。

秦子遙試探性的伸出手,屈指輕輕敲了一下,發現這東西里面是中空的,而且分量還非同一般的重。

“要打開看看嗎哥我覺得里面好像有什么好東西。”塔庫塔安也蹲了下來,兩只小手揣在胸口,大眼睛亮晶晶的,話是對秦子遙說的,但是視線卻一點都不轉動的盯著金屬箱子。

秦子遙沒有猶豫多久,左右他們現在是被困在這個奇怪的地方了,不找出來點什么有用的信息,可就虧大了。

思及如此,秦子遙盤膝坐在了地上,塔庫塔安雖說對于箱子里的東西很有興趣,但是她也明白,相應的警戒是必要的,不用秦子遙吩咐,自己就拿著散彈槍守在了門口。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稍微的阻止那怪異的裹布尸。

秦子遙深吸了一口氣,將金屬盒子捧起來,左右翻看了一遍,終于,在底部發現了一條很細很細的接縫,如果不是他的觀察能力細致的話,可能根本就看不出來。

能被如此嚴密守衛的東西,想必肯定是深藍計劃中重要的組成。

秦子遙拿起了隨身的薄刃匕首。用刀尖以一百二十度角斜斜的刺了進去。

一聲輕響,刀尖受到了阻礙,不過秦子遙卻是眼前一亮。

看來這里就是鎖芯了,只有弄斷就能把箱子打開。

他加大了力道,手臂上的肌肉線條能看出清晰的隆起,一點點耐心的推進。

箱子里面是中空的,一單不小心用力過猛說不定就會損傷內容物,到那個時候哭都沒有地方哭去。

一條縫隙已經在刀尖下出現,猛然間,劇烈的光芒在縫隙中硬生生的擠了出來,本來已經適應昏暗環境的眼睛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光芒

秦子遙用力閉上了眼睛,但是依舊流出了眼淚。

不過,他的手依然緊緊的托住了金屬箱子,沒有產生任何的震動。

就在這個時候,那輕微的衣服摩擦聲又一次出現了,這次顯得比上一期要更加的急促一些。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聲線的來源飄忽不定,一會就像是在耳邊低語,一會又驀然到了很遠的地方。

突然,散彈槍的轟鳴讓秦子遙皺起了眉頭,立刻睜開了眼睛。

可是沒有用,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看見簡單的光影,看不清楚具體的景物。

塔庫塔安尖叫著按死了扳機,甚至把散彈槍硬生生打出了連發。

“哥哥,裹布尸又來了這次有兩個不對,是有三個你快起來,我有點撐不住了有一只去你那邊了”塔庫塔安的聲音尖銳透亮,甚至把散彈槍的轟鳴都壓了下去。

秦子遙迅速站了起來,憑著記憶將金屬箱子放了回去,沒有記錯的話他是在桌子底下拿出來的,塞回去也可以把這刺眼的光芒稍微的壓制一下

不然的話再來一次他必然就瞎了。

終于,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已經稍微消散,秦子遙剛剛恢復了視物能力就和裹布尸來了個激情面對面。

令人作嘔的惡臭立彌漫了他的鼻端,這個距離秦子遙甚至能看見裹布尸身上粗麻布表面滲透出來的咖喱色粘稠的液體。

“嘻嘻。”

輕微的笑聲直接傳入了他的耳朵里,周遭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身后的塔庫塔安,轟鳴的散彈槍聲,全都消失不見,只有那帶著諷刺與恨意的輕笑不斷的在耳邊徘徊。

裹布尸的身體在以一個特定的頻率搖晃,半會清晰半會模糊,就像是買了個盜版光盤然后看著看著卡帶了的感覺是一樣的。

秦子遙只覺得頭痛欲裂,心里也牽掛塔庫塔安的安危,當即毫不猶豫的一拳就對著裹布尸打了下去。

他需要速戰速決,畢竟這個地方究竟有幾個裹布尸還說不準呢,他耽誤不起。

“嘻嘻。”

又是一聲笑,裹布尸的身體突然失蹤,正好躲過了秦子遙的攻擊,下一秒,又出現在了原地,裂開大嘴,笑了。

這東西不笑還好,一笑就露出了滿口參差不齊的白牙,而且大概是因為時間太久了的緣故,牙齦已經沒有了,齒間甚至還能看得出來掛著黑黃色的污垢,怎么看怎么像是已經腐爛了的肉絲。

至于肉是怎么來的,秦子遙不敢仔細想。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