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科幻懸疑 >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 第二章 廢人
“塔塔,幫我拿杯水。”草席上傳來了一聲虛弱的呼喚。

塔庫塔安轉過頭去,欣喜道:“哥,你終于醒了!這段時間你一直暈著,常伯常姨經常送吃的過來,我想等你醒了,我去山上獵一頭三首狼送給他們,也給自己添點野味。”

塔庫塔安一邊說著,一邊遞了一杯水給秦子遙。

“那你去吧,記得小心點。”秦子遙接過水,靠著土墻,微笑地說道。

三年過去了,自己已經能隱隱約約記得起曾經的事,但那就像琉璃幻夢一般混亂無序。

對于那個出現在自己身旁的小女孩,塔庫塔安,他決定不再去糾結她的過往,因為她就是自己的妹妹,就是這么簡單。

塔庫塔安已經長成了相貌甜美的十四歲少女,健康的膚色使得她看上去活力滿滿。

但在漂亮的同時,她卻沒有壁壘人的公主病,所以有許多小伙子開始追求起了她。

三年了,大部分的時候他都在昏睡。即使醒著,他也極少出屋。

即便如此,那些流言蠻語他也是能聽得到的,大抵無非就是嘲笑他要靠一個小女孩養著,沒用,廢物,等等。

但他也欣慰于塔庫塔安的實力,不然像是三年前王兆安那樣的事估計已經發生了無數次。

他從床上走下,撐著墻壁走出門外。陽光刺痛了他的雙眼,門外,一切都與三年前不同了。

有許多新建的磚房整齊地排在路邊,遠處還能見到工廠升起的黑煙。

秦子遙四處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兩年前一支途經的弒神者部隊肅清了附近的畸變種,現在村莊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來的安全。

弒神者......秦子遙突然覺得頭痛欲裂,這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他似乎曾經是他們的一員。

但他現在記不起了,許多重要的事他都記不起了。

走在往集市方向的街上,路上的行人見到他都紛紛露出了驚訝的樣子。

“喲,這不是塔塔的哥哥嘛!咋的,今個兒終于舍得下床走走,而不是靠著妹妹喂稀粥了?”幾個年輕人從街尾的拐角處走出,臉上帶著戲謔的表情。

秦子遙皺了皺眉頭,他印象中村子里似乎沒有這幾號人。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可能是因為失去了許多記憶,現在他的記憶力變得十分強大。

秦子遙沒有理會這群人,而是目不斜視地走開了。

他現沒有心情搭理無聊的生物。

“小秦,你可終于醒了!”一個沉厚爽朗的聲音傳開。

幾個年輕人臉色一變,看向身后,常老伯從挑著兩擔子水從集市里走了出來。

“常伯,”秦子遙露出了笑容,他對這位皮膚黝黑的老伯還是非常感激的。

“這幾年塔塔可是為你操碎了心喲,你可要知恩圖報,不能因為是妹妹就覺得理所當然......”

常老伯對秦子遙說道,經過年輕人時擔子一抖,一潑水撒上了他們的褲子。

幾個年輕人看起來愣住了,為首的張了張嘴,沒發出一點聲音。

他們不敢對常伯動手。

“常孔塵,你別太放肆了。”一個聲音從年輕人的上方傳來,“他們被外放到這里是為了累積戰功的,可不是被你羞辱的!”

話結,一個穿著黑色作戰服的男子從屋頂跳了下來,胸前的徽章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前兩天我叫你去保護一下他們,事后也答應給你消炎藥了。可你做了什么?他們被畸變種追的時候你在哪里?他們被發現的時候你在哪里?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他們命都沒了半條!”

“王大哥!”年輕人大喜過望,看來這幾天的歷練都是有人看住的,那個老頭子實在可惡,竟然特意去廢土里羞辱他們!

秦子遙撓了撓頭,覺得莫名其妙。自己在屋里悶了了這么久,好不容易傷好得差不多,出來走走,就撞上了說著莫名其妙的話的人,然后是莫名其妙地從屋頂跳下來的男子,現在整件事都散發著莫名其妙的味道。

“沒想到堂堂北虎壬子承會淪落到當看家狗的地步,老夫走了這么多年,你們84號的人真是越來越智障了啊!”常老伯挑著擔子,不屑地笑道。

壬子承的臉上覆上了一層陰霾,似乎常老伯的話刺中了他心底的傷痛。

“常孔塵,你以為現在還是當年嗎?現在的你,不過廢人一枚罷了。”壬子承嗤笑道,“現在整個指揮部都流傳著你的事跡吶,當你升官發財的時候,你的隊友在哪里?哦,他們都埋在北佬山下!”

“那是我的過錯,無需你提醒。”常老伯聲音低了下去,“終有一天我會幫他們立起新的墳墓,就在北佬山的山下。”

“用什么?用這副快散架的身子么?”壬子承笑了,“好幾次低聲下氣地去求你幫我看著那幾個小子,你卻這樣回答我。我還以為你多了不起,可你知道嗎?84號壁壘已經沒有你的舊部了。”

“壬子承,你這是在找死!”常老伯低吼一聲,踏步回身,兩個水桶狠狠向壬子承掃去!

壬子承后撤一步,一拳擊中水桶,頓時木屑紛飛,炸起的水波拍在土墻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此時,常老伯已經和壬子承貼身纏斗了起來,拳頭擊中身體的砰砰聲不絕于耳。

秦子遙看得有些疑惑,隨即釋然,看來常老伯和這男子有著舊仇,剛剛碰上了,便打了起來,不管自己的事。

許多人早早地躲開了,神仙打架,凡人退避。只是秦子遙也沒有想到,不起眼的常老伯竟然也曾經是一名改造過的弒神者!

有幾個常老伯的熟人從房里拿了獵槍,卻不敢貿然射擊,怕誤傷了老伯;大部分的人連槍都不敢拿,怕被壁壘里的大人物記恨上了,畢竟荒原上一天死幾個人誰都不知道,這很正常。

人類都是自私的。

秦子遙的視力非常好,他清楚地捕捉到了壬子承身上徽章的樣子,心有所感,看向自己的手臂,那里竟然有著一個極為相似的紋身!

原來自己也是弒神者的一員,他暗自想到,這倒是個合理的解釋。常老伯也和他大致解釋過弒神者部隊的來源。估計自己是在戰爭時失憶的吧。

壬子承保護的幾個年輕人見自己插手不了,便向秦子遙走了過來。

一個人伸手推了秦子遙一把,嘴里罵罵咧咧地說道:“媽的,要不是你這個廢物哥哥,塔塔妹子早就是我們的嫂子了!”

秦子遙正在思索著要不要找個機會去一下弒神者的分部報到,了解一下自己的情況,就算是自己搞錯了也能看看能不能喚回自己在壁壘里的記憶。結果猝不及防下被推了一把,下意識地擒住那只手,身子一彎,一個過肩摔把人摔倒了地上!

另外幾人嚇了一跳,他們從來都不知道親子遙的來處,只聽說眼前的年輕男子是那個漂亮至極的少女的哥哥,而且似乎是個殘廢。

他們一擁而上,成功地解釋了何為“作死少年團”。

秦子遙終于忍不住了,那邊廂常老伯因為常年沒有練習,身手不復當年,已經隱隱有落敗之色,自己就算再不想出手,也不能看著救命恩人受到這樣的對待,不然他就不是秦子遙了。

他心中煩躁,抓住來人的衣領,狠狠向墻壁按去。那人驚恐地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弒神者之軀在這力量面前竟然豪無還手之地!

一聲慘叫后,隨著后腦勺和磚墻的親密接觸,第一個人躺倒在了地上。

這些靠著藥物強行改造后,卻沒有經過實戰演練的弒神者,甚至連精銳一些,身經百戰的承盾士兵也打不過。

更遑論是秦子遙。

那邊的壬子承看得暇眥欲裂,那可是壁壘里高官的公子,是他這次外出保護的對象!他們若是出了事,自己百分百會被流放到永夜之地去!

流放。

沒錯,現在在大部分人眼中,征戰永夜之地已經不是一種熱血,一種實力認可的榮耀,而是懲罰了。

這是一個很悲哀的事實。

畢竟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有著大義,大部分人都是自私怕死的。

但秦子遙卻是大義之下的悲劇。

壬子承一拳逼退常老伯,腳在墻上一蹬,向秦子遙急沖而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看走眼了,這個病怏怏的家伙竟然是個變異者!

要不然怎么解釋這能和弒神者對抗的力量和速度??

“小秦!”常老伯大驚失色,挑起木擔嘗試攔下壬子承,卻掄了個空,被慣性作用帶的踉蹌了兩步。

四周的人都后退了兩步。就算那個少年能擊敗幾個執挎又如何?壬子承的名聲可一點不小,和那些沒經歷過實戰的家伙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

在他們看來,結局已然注定。

但下一秒,在一陣令人牙酸的骨裂聲中,常老伯呆在了原地。

在他眼前不遠處的地面,壬子承趴在地面,臉被錘得凹陷下去。

甚至沒有人看得清他是怎么來到那個位置上的。

秦子遙站在路中央,平靜地看向壬子承,右拳上滿是猩紅的血。

“我想起來了......不是很多。”

“但是,我記得,那么多人的死亡,都是因為一個人。”

“一個和你很像的懦夫。”

“血淌著,在沙土的地上,頭頂是沉重的天幕,有腥風吹上我的臉龐。那是永夜之地,我的家鄉。”他突然輕聲哼起了歌謠,那是一首他也不知道自己聽過的歌。

“驚鴻筆,斷腸笛,九里營外走單騎。”

“長刃起,長刃落,數聲葬歌離關去。”

“愿為長夜破曉,愿為人軀弒神,愿戰士埋骨之地,便是人類疆土。”

風起了,帶著若有若無的咸味。

秦子遙迷茫地看向蒼穹,他的歸屬,究竟在何方?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