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北地巫師最新章節 > 第813章 ?世界之橋(完)
正文

盤坐在虛空之中,聽過姐姐略顯得意的講述,布蘭不由陷入沉思。或許是感覺力有未逮,又把花花喚了過來順勢抱在懷中。隨著花花的出現,魔力在兩者間微微震蕩,形成一圈圈漣漪。但漣漪未及擴散,離體不遠就陡然消失,讓習慣余波蕩漾的人感覺異常別扭,漸漸形成一口郁氣又始終吐不出來。可是,又不好打斷這一人一貓,只好希望他倆趕緊從沉思中醒來。

天隨人愿,布蘭很快抬起頭,說出一句讓人更加郁悶的話:“想不明白。”

面對眾人的白眼,布蘭又是呲牙一笑,習慣性的攤開雙手:“要不,我再想想?”

莉莉趕緊抬手阻止:“你感覺到了嗎?”

手指輕輕滑過花花柔順的皮毛,布蘭非常肯定的回答道:“沒有,即使加上花花也不行。這些年,神格雖被吞入腹中,但它還沒有徹底融入到體內。”

略做停頓,布蘭從口中吐出一塊神格,“嗯,你們也看到了,還沒扎根。”

呃,看著將神格重新丟入口中的布蘭,眾人頓感無語。莉莉忍不住嗤了一聲,“沒那么簡單吧?”

“嗯,是沒那么簡單。”布蘭表現得很光棍,“即使魔力再次找到出路,也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夠看到變化。”

說著布蘭擺擺手,“先不提這些,你們有主意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齊搖頭。見此,布蘭呵呵笑了幾聲,“你們先想著,我給大家搭個窩。”

說干就干,以布蘭為中心先是一塊地板,然后是一桌、一椅,順勢鋪開,很快眾人就身處于恢宏的殿堂之中。又是眨眼間,殿堂四周生出了大地,大地之上生出了花園,花園之外又見遠山。可惜,如此手段卻換來莉莉略顯輕蔑的一笑,只因花園之外的遠山僅是幻象,差一點就被唬住了。

此次,莉莉將會面的地點選在了魔力網的最外圍,這樣的話就可以放心折騰了。在她看來,想要通過眾生的召喚找到通往外界的路,動靜肯定不會小。為防止意外的發生,選一處荒僻之地是十分必要的。只是沒有想到,布蘭竟然還有閑情逸致去布置打扮一番。

既然布蘭動了手,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各種手段齊出。很快,恢宏的殿堂就變得如水晶宮一般。眾人的興致也因此高漲,全然忘了正事,借機互相吹捧起來。直到莉莉輕輕咳嗽一聲

即使雙翼城已經分家,莉莉的余威依舊不減,四周很快就安靜下來。只有布蘭和花花沒有受到影響,兩者間的咕嚕聲也因此顯得格外突兀。別人是許久不曾親見,借此重溫舊時的溫馨;布蘭和花花則是終日混在一起,純屬習慣性的互相順毛,咕嚕聲中帶著一絲讓人膩歪的肉麻。偏偏這兩位習慣成自然,沒有任何自覺。

臉呢?帶著疑問的目光集中到了布蘭和花花身上,打斷了他倆的“溫馨”時刻。棉花糖々小说网々Www.miAnhuAtAnGTxt.COm

“嗯?”

相比花花,布蘭終究算是個人,至少曾經是的。面對身周的目光很快有了反應,“該干嘛,干嘛!我身上又沒長出花來,有啥好看的?”

莉莉有些無奈,好似多年前那個憊懶的弟弟又回來了。看著高大空曠的殿堂,心中有些恍然,事情恐怕要拖上一陣子。雖然親自發出了邀請,趕來的巫師卻不多。先不提那些大半沒有回歸的,就算是回歸的也多是沉浸在魔力海中,如同茜芮那樣專心打造著理想中的武器。如此規模的殿堂,就不像是專為眼前打造的,或許布蘭預見到了什么。

是的,預見。這些年,布蘭也在苦苦尋找著突破口,四處搜刮著種種奇物,像是尼塔夢境的一角。曾經對預言十分排斥的他,正試圖通過預言尋找線索。與萬千支流纏繞在一起的他,有著別人難以企及的優勢,完全可以與特定的支流建立更加緊密的聯系,讓自己擁有一絲預見未來的力量。想到這里,莉莉不由有些心動,考慮著是否也引動類似的支流成為自己的幫手。

想遠了!

莉莉微微晃頭將念頭暫時壓下,有些后悔匆忙間召集眾人,此事應該從長計議的。是的,從長計議。只是她沒有想到,會是如此漫長

當北地的大巫師一個不落齊聚于此,時間已經過去了許多年。有人已經鑄就神軀,有人才剛剛接過神格;有人比劃著手中的武器四處炫耀,有人還空著雙手。但無論是誰,身上都充盈著神性的光輝。

見此,莉莉彈指輕扣刀柄,朗聲說道:“開始吧!”

隨著這一聲,各色神性的光輝向著殿堂中心匯聚、壓縮,漸漸化作一枚水晶,流光異彩在其內外游走不休。隨著水晶徹底成型,輕鳴在其表面驟然響起,逐漸尖銳、高亢,水晶的表面也跟著劇烈震顫,最終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轟然爆散,化作無數股煙塵糾纏著沖出大殿。好似應和著冥冥中的呼喚,又好似身后有力量約束,并未沖出太遠就化作晶瑩剔透的虹橋。橋的一端落于花園的邊緣,另一端刺破幻象沒入虛空。

呼,眾人齊齊松了一口氣,成了!只是一道極不和諧的唉聲嘆息,讓原本已經雀躍的眾人凝住了身形,紛紛扭頭看了過來。

又是他,布蘭!

此時,布蘭拄著已經取回的權杖,其上繚繞的寒氣為其平添一層霜色。有時,得失之間真的很奇妙,當初借出權杖時還有些舍不得,可是還回來后才發現占大便宜了!

“死亡,不是眾生的源頭,但它是眾生的歸途。”

布蘭沒有理會眾人不解的眼神,繼續說道:“幽冥也不是容納萬靈沉睡的寂靜之海,它只是微不足道的入海口,只是我想讓它成為唯一的一個。”

說到這里,布蘭笑了:“你們說,先有橋還是先有河?”

不等眾人應聲,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蓋子揭開前,又有誰能知道呢?”

說著一股磅礴的力量從體內涌出,源源不絕化作滾滾長河落入橋下,順著長橋沒入虛空。而布蘭的氣息,也隨著這股力量的涌出不斷跌落。

直到整個身形變得如煙霧一般,才從牙縫中擠出最后一句:“我,餓了”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