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棉花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三國重生馬孟起最新章節 > 第四八三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 一七四
這個肯定是,他一直都是那樣兒的想法,沒有不想己方好的,是啊。哪一方當主公做老大的不想己方好?哪一方不想己方好?這個肯定是啊,那確實都不錯,那樣兒。一直都如此了,可不是嗎。都想好,那都不錯。不好盡量是沒有,哪怕依舊會有,可怎么都是少,那肯定是不錯,確實。利大于弊,那怎么都是要得,不管是馬超、還是曹操、孫策,其實他們都沒大

區別,在這個上面,是啊。當然了,可能在某方面,還是有點兒不一樣兒的地方,這個也正常。確實,沒說都一模一樣啊,那都沒有。不過確實,他們的想法,確實那樣兒,一樣兒的地方,就這個,那是。利大于弊,那不想要嗎?當然是想,那都不錯。尤其曹操和孫策,

他們和馬超還有不同,是能看得上小好處、少的利益。可后者的話,卻還是有看不上的,那都不錯。確實也都正常,那是。那樣兒的才是馬超、而曹操還有孫策,是那樣兒的,和前者依舊有不同,沒錯。一樣兒地方少,還是不一樣兒的地方多啊,那可不就是,一點兒不錯。

一直都是,確實不錯。三人滿意的,那確實。三方是得到了好處、利益。馬超是一直想著進攻豫州,不過己方還沒準備好,而自己現在更多關注的是北方異族那邊兒,看看己方細作到底能不能成功啊,這個太重要了,不錯。就曹操的話,其實他也那樣兒,哪怕其人其實是準備好了,馬超一旦說帶著大軍去豫州,曹操也肯定是帶著人馬去阻截,那是必須的,沒錯。

可如今對方沒來,他就更多是把目光都放在北方異族的地盤兒上,知道涼州軍細作的一些動作。顯然,還是那話那樣兒,就曹操和馬超都沒什么區別,都是想著他們成功的,沒錯。其實別說是他們了,哪怕就是孫策,他也沒區別啊,在這個事兒上。說起來其人在北方異族

那兒也是有細作不假,可卻是不能和涼州軍還有兗州軍比,不能比。但是哪怕如此,孫策也是知道點兒消息,哪怕不知道具體的。可他卻也知道點兒,沒錯。更是從曹操兗州軍那兒了解更多點兒,那是。所以說這個肯定也都是,孫策和馬超、曹操想法沒大區別,那是,所

以……畢竟北方異族那絕對是三路諸侯共同的敵人了,一點兒沒錯。要說三方共同的敵人,這個一共也沒幾個啊,那是。更何況現在的話,那就只有北方異族了,是。除了他們也沒別人了,是啊。所以說這個也是,就他們一方了。不過卻是實力強大的一方,那一點兒都沒錯。一直都是,對方實力可超過了涼州軍加上兗州軍再加上江東軍,三方的實力,那是。所以說

他們三方,至少在這實力上,那可真是不如北方異族啊,沒錯。其他方面,那自然是有超過的,不假。這個一想也正常,哪有說什么都不超過?沒有什么都是北方異族強,那不可能是吧。這個對方的總體實力強,那這個沒辦法說一下超過了,只能說是和他們差距不那么大,

是啊。其他方面,這個肯定也是,涼州軍、兗州軍、江東軍,他們可都有超過北方異族的地方。不過就是實力不如對方,這個已經都根本了,沒錯。可以說這個要是比他們強,那真就都好了,沒錯。在馬超看來,那樣兒就絕對說一統天下手到擒來、指日可待,那真是。不像現在這樣兒,可以說對付北方異族,都不是那么簡單、容易,勝敗的話,這個也是沒準啊。

贏了就是好,如今不過五五開,馬超、曹操,他們確實不敢說太多,沒錯。就得說到時候看了,哪一方贏的幾率大,那個重要。現在看的話,是個大致、大概,卻不是以后。到時候什么樣兒,那誰知道了。想己方這邊兒好都沒錯,但是實際什么樣兒,那確實就不知道了,是啊。你一方有幾率大可能贏,對方一樣兒啊,那是。現在最多就是五五開,看到沒,還是*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最多,也就是最好的情況了,那是。所以說這個也是,就是如此,馬超、曹操/他們無奈啊。這個那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是啊。就得說是等著到時候看了,哪一方贏的幾率大,肯定是。就現在是五五開,到時候可不一定了,沒錯。一切皆有可能,那是。什么情況都有

可能啊,所以說這個也是……哪一方都為了到時候己方勝率更大、更多而努力,那是。這點來說,大漢這邊兒的勢力和北方異族,在這上可都沒大區別。都想著那樣兒,是啊。所以說這個那是不錯,為了己方的實力,他們可都是盡力了,不那樣兒也不行啊,確實,所以……

都那樣兒了,肯定是啊,不盡力都不可能。不那樣兒的話,最后估計就得說是讓人家占更大優勢,己方就沒有了。那樣兒的話,肯定是不好。所以說不盡力都不可能,哪怕如今馬超想著進攻豫州,那是不假,可他從來都沒放棄過己方的征兵、增加實力。想著早日解決了北方異族的問題、可后者卻別早大舉南下啊,是。這么一說,其實也是有那么一點兒矛盾的,

是啊。可以說馬超一邊兒想早解決了北方異族的問題、一邊兒更是想著對方晚大舉南下,那是。北方異族晚大舉南下,這個他還怎么早解決這個問題呢?至于說主動進攻什么的,確實是不要多想了,沒錯。那比奢求都奢求,能阻截住對方大舉南下,馬超可都覺得不錯呢,

是。至于說主動進攻,那是想都別想。哪有那個實力啊?這個是根本,確實就是那樣兒,你有實力,就不是對方來進攻,而是你去進攻了,沒錯。但是顯然,如今所想可是防守、防御,而不是去進攻什么的。都沒那個實力,這個就是根本了。有實力那都不用多說,問題是

沒有。這個就是了,沒錯。如今就是如此,哪有那么強的實力?有對付兗州軍、江東軍,對付他們的實力,卻沒有對付北方異族的實力啊,那是。差距大了去了,那是。一直都那樣兒啊,差距。要不說馬超不懼不怕兗州軍還有江東軍,可他就怕北方異族大舉南下啊。其實一想也正常,那是。畢竟兗州軍和江東軍,他們就算是加一起,其實也不如涼州軍,沒錯。

說起來后者就能滅了前二者,一咬牙一跺腳,沒問題。只是真就那樣兒,那么做了,最后就得說是被北方異族有機可乘,他們大舉南下,大漢這邊兒可擋不住啊。所以說馬超不會那么做,他能一下滅了江東軍,那確實都多說了,不錯。可之后卻絕對不會說再一下滅了兗州

軍,那可真不會。所以說這個,馬超還是心里有數,一點兒沒錯。知道自己和己方該如何去做啊,那是。能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可以說有的,那是必須要去做的,一點兒不錯。可也有的,是怎么都不會去做的、不能做啊,那也是。因此,他可以說是特別清楚,那真是。所以說那該去做的,當仁不讓,必須的。而不該做的、不能做的,確實也不會說去做了,是

啊。馬超分得那是清清楚楚,就算是曹操和孫策,他們也都沒差。在這點上,也還是那話那樣兒,確實都不錯,是啊。這個就是,那都不錯。可以說在這樣兒的事兒上,他們三路諸侯,那確實都沒太大區別。都是合格當主公做老大的,那是。不管是馬超、還是曹操和孫策,他們可都合格,那是。說實話,最基本的,涼州軍和兗州軍不多說了,他們要不合格的話,

顯然也不會說帶兩軍到了如今的地步。而江東軍那邊兒真就是,可以說孫策要是不怎么樣兒的話,江東軍眾人早就不讓他當這個主公做這個老大了,是啊。畢竟他們和涼州軍和兗州軍,那可都不同、不一樣兒啊。差別大了去了,沒錯。江東軍的將領和謀士有自己的部曲,

這個涼州軍和兗州軍,他們將領謀士哪有?更為關鍵的一點就是,江東軍那些將領、謀士,他們部曲加一起,實力卻是超過孫策的,沒錯。因此,只要說江東軍那些將領、謀士,都有那個不想要讓孫策當主公做老大的想法,那么其人最后可真就當不上主公做不了老大了,是

啊。涼州軍和兗州軍,他們的將領謀士,確實沒那樣兒的想法、江東軍眾人一樣兒也沒有。可必須承認、必須要說,哪怕涼州軍和兗州軍,他們眾人有想法,除了說造反之外,確實是沒有其他的辦法,能讓自己主公下臺。可江東軍都不用那樣兒,他們只要說聯合到一起,那么就能逼迫孫策下臺,一點兒沒錯。在他實力不如對方聯合的時候,那么為了自己、也為了

己方,這個最后要如何去做,可以說是很好選擇的,是啊。這個有的確實,你不想,那不假,可卻不代表就發生不了了。就像江東軍要被涼州軍和兗州軍滅,這個是。可以說孫策和江東軍,他們是一點兒都不想那樣兒。但是能改變最后的結果嗎?確實是改變不了了,是啊。

改變不了最后的事實,沒錯。因此,那個事兒確實。那么江東軍要做的事兒,其實和那也沒太大區別,這個是有相似的地方,那是。不過孫策這么多年當主公做老大,他可是合格,一點兒不錯。所以也不會出來說手下都不讓他當了,那不會。一個都沒有,所以說那可真是

……可以說江東軍那些人,不可能說所有人都對自己主公滿意,那不可能是吧。可卻有一點不錯,那就是他們有不滿歸有,但是卻沒有一個說想讓自己主公下臺的,一個都沒有。畢竟他們可不傻,江東軍眾人還都清楚,這個就算是己方換一個主公老大,可以說基本上也不會有孫策那么合格,是啊。換一個人的話,那么那人基本上不如孫策,給不了己方多大好處、

多少的利益,是啊。可以說就只有孫策,他當這個主公做這個老大,才能給己方帶來更大的好處、更多的利益。那么這個就是了,手下人可以說對自己主公有點兒意見,那其實都正常,是啊。沒一點兒意見,那才不正常了,沒錯。可確實,沒人想著換一個主公老大什么的,

那可真沒有。從這上也看得出來,孫策這個主公老大,那是合格的。要不然的話,確實也不會是這樣兒了。而真能換主公老大的江東軍,他們沒有那樣兒,可不就是能說明不少問題嗎,是啊。至少他是能給江東軍帶來更大好處、更多利益,那其實就夠了,是啊,所以……

江東軍眾人,想要的,那怎么都少不了好處、利益。而孫策能給己方帶來這些,那么對其人的那點兒不滿,說起來都不算什么,是啊。對他們來說,這個肯定是啊,比較起來,誰不想要更大的好處、更多的利益?所以說很多東西比不上比不了這個,那是。因此,這個對孫策不滿有,不可能說就沒有。可那逼迫孫策下臺什么的,那就真沒有了。至少江東軍眾人,

可不就沒那兒想法嗎,是啊。有的話,不說去做,可至少能說出來,哪怕不說,可也能表露出來,那是。但是一點兒都沒有,確實可以說明問題。江東軍眾人并不想那樣兒,可不是嗎。所以就是如此,都沒那么做,這個是。孫策要不能給他們帶來更大的好處、更多的利益,

那么他也當不了這個主公做不了這個老大,估計早就換人了,是啊,那不是什么不可能的是,反而是很有可能,甚至就那樣兒。
红龙扑克app官网版下载 -红龙扑克下载链接